文字組

隔壁的阿白/ 黃筱夏

隔壁的阿白

下著雨,地上一片泥濘。我拐過校門口一輛礙事的賓士轎車,用飛機裝上火箭筒的速度跑向32號公寓。
顧不得現在下著滂沱大雨,顧不得我的頭髮飛揚在空中活像個瘋婆,我繼續在大街上狂奔,以一個形象毀滅的壯烈犧牲穿過帥哥店員滿街的建國一路。

我現在所前往的32號公寓擁有三十年歷史,它是由一個叫劉姥姥的阿嬤級人物,從年輕時經營到現在白髮蒼蒼的學生宿舍。
我們的公寓共有五層,每一層分成六間房間,一二樓住的是女生,三四樓則是男生。同一層樓擁有共同的廚房和盥洗空間,稱簡陋不算簡陋,稱高級又太諂媚了點。
除了一到四樓為正常的學生宿舍外,我所住的樓層,正是劉姥姥精心準備的第五層樓──男女空間。
雖然我們的寢室依舊會男女分開,但是廚房和盥洗設備仍是男女合用的。住起來雖然沒什麼太大的不便,不過有一天半夜我確實看到一個上半身裸露,下半身用毛巾圍住的男同學在廚房裡煮泡麵,於是我立馬關起了門重回我的被窩。
第五層樓有一個好處就是我們擁有獨立的曬衣空間,有別於其他層只能曬在自己的窗台上,我們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頂樓曬衣場。
而我現在正竭盡全力地向前跑,為的正是阻止一場在曬衣場發生的悲劇。

這整件事需要推回到早上。

早八的鬧鐘響起,我依照慣例的在床上呻吟翻滾幾圈後跳起來。今天星期二〈這件事我在鏡子前想了五分鐘才得到解答〉,早八的老師是教微積分的老曹。
基於老師個性溫順,我毅然決定要洗完堆積五天的臭衣服後再出門,以免我晚上回來要在投幣式洗衣機前排上半個小時。
投幣後需等上二十分鐘,我在這段時間看了一集辛普森家庭,順便加熱昨晚在巷口麵包店買的培根肉桂捲。我喜歡在早晨吃肉桂捲,肉桂的香味足以昇華我的一整天。
洗衣機響起夾雜破音的威風凜凜進行曲,響到第二個小節時,我打開洗衣門,以輕快的節奏拿出帶有柑橘香味的乾淨衣物,雙手拖著籃子一拐一拐地前往曬衣區。
為了避免兩性衣物穿插曬乾,劉姥姥貼心的把曬衣區用布幔分成兩個區塊,左邊是女生,右邊是男生。她希望這樣能夠在拿下曬乾的私人衣物時,降低和異性相遇並相視而笑的尷尬。
但是星期二早上,對,也許是我剛看完辛普森這種不正常的卡通讓我的腦袋也變得不正常,或者是因為我還沒有來上一杯香濃的美式咖啡而讓我的腦袋仍處於休眠狀態。總之,我穿過了布幔,緩緩地來到了男生區,看到角落的竿子上還有空位,我直覺地把我的衣物曬在兩件校隊球衣的隔壁。
這個動作對當下的我來說並沒有任何不適之處。儘管我的身旁充斥著男性的衣褲,我以為我站的是女生的曬衣區。

然後時間再往後推移一點,我已經坐在教室品嘗那香味撲鼻的培根肉桂捲,桌上放著幾乎全新的微積分課本。儘管已經上課十分鐘,老曹依舊沒來。
突然雷聲一打,打斷了我的思緒。同學甲開始抱怨今天出門時沒帶傘,同學乙則碎念起才剛洗好的衣服又髒了。
這提醒了我早上也有洗衣服,但我不以為意地繼續吃著早餐,因為我並不是一個很愛乾淨的人,基本上我根本不在乎雨水是否又弄髒了我的衣服。
但當同學丙穿著校隊的球衣,用毛巾擦著汗珠朝我走來時,我的肉桂捲頓時生硬的卡在我的喉嚨裡,硬邦邦像個的石頭,逼不得我灌上半瓶開水才讓我好受點。
我的思緒重新被接上。從早上的第一聲鬧鐘響起之後的事,像跑馬燈一樣從我腦海中閃過。在充滿無意義的意識流中,我歸納出一個重點:我的紫色蕾絲邊內褲正曬在男生區的曬衣架上,還選在了籃球校隊的球衣旁邊。
我尖叫的從座位上跳起,此時老曹剛好走進了教室,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
我無暇理他,我趕緊在腦海中跑過所有住在五樓的房客名單,從中文系到醫學系,我試圖找到有打籃球校隊的同學,然後名單跑到了資工系的阿白。
資工系的阿白,聽說在學校是位不得了的大人物。
雖然我從不在乎我隔壁房間住的是誰,但是資工系的校隊帥哥,這實在太風雲了,風雲到我的好姊妹巴不得從我這裡聽到所有有關他的一切。例如他有沒有帶女生回家過,或是他的襪子有沒有臭味。我不確定有沒有人因為他住進32號公寓,至少我的朋友曾經這樣企圖過。
於是我在我的悲劇故事線中加入了一位主角:我的紫色蕾絲邊內褲曬在風雲帥哥阿白的曬衣架上。
跑馬燈跑到此處我的臉頰開始脹紅,紅的像顆蘋果。我頓時從座位上跳起,推開擋在門口的老曹,踏上現在的雨中奔跑之路。
在這個過程中,我硬是撞倒了兩個女生,收到了五個白眼。平常需要十分鐘的路程,我只花了一半的時間就到了。
推開32號公寓的大門,我用一腳跨兩階的效率跑上五樓,再穿過小門到曬衣場。
我真希望我在小學的時候能預測到十年後的我有這一天,這樣子我一定會在體育課時乖乖地練習跑步,在運動會時盡力的完成跨欄。說不定我會為了這一天在國中時參加田徑隊,每天放學留下來跑上十公里。這樣的我一定可以免除撞倒人和障礙物拖延的時間,這樣的我一定能更快的達到曬衣場,而不會在全身淋濕且狼狽的狀態下,看到資工校隊帥哥──阿白,正站在曬衣場的最角落,手肘上掛著他的球衣,右手則用食指和大拇指指尖,小心翼翼地夾著我的紫色蕾絲邊內褲,臉上掛著怪異且困惑的表情。

〈完〉


作品說明
以一個詼諧的口吻敘述一件在早晨發生的故事。隔壁的阿白是主角的鄰居,曬錯衣架的故事串起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作者小檔案 黃筱夏 (24歲)
就讀學校:
輔仁大學
發聲動機:
我是一個思想很跳TONE的人,我需要有一個管道,來抒發我無限的創意!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