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組

隔壁的阿白/ 游佳真

隔壁的阿白

  「嘿,你身上怎麼又沾到髒東西了?」
  突然的一聲,軟軟嫩嫩的,我從夢中驚醒,猛一轉頭,原來是我一直喜歡的她,小粉紅,軟軟嫩嫩的。
  …
  還記得那天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個溫暖潮濕的——洞穴?!四周陰暗,完全無法辨識自己身處何處,還有,自己是誰。
  「嘿,你是金色的耶!我決定叫你金金了!」
  「嗯?一定要用疊字嗎?」
  「可是疊字很可愛欸。」
  「看來我好像只能接受,不能反駁。」
  眼睛逐漸適應黑暗,出現在我眼前的她,臉上顯示出極為滿意的喜悅,我想那是粉紅色的。

  「金金,我真的超討厭那個叫做糖果的東西,你知道嗎原本我有一個好朋友叫做白白,總是抱著糖果睡覺,結果有天醒來,他就消失了欸?幸好有你的出現,我才不至於無聊致死!」
  「是喔。」
  「……你該說的是,『白白好可憐。』」
  「白白好可憐。」
  「……。」
  …
  「金金,你長的和白白真的好像喔,雖然個性完全不一樣,但是你的出現,我真的很開心很開心,好像又回到以前一樣了!」
  「是喔。」
  「欸我難得感性你怎麼不性感一點啊,不對,你怎麼還是這麼冷淡啦。」
  「嗯。」
  「……。」
  「那妳就把我當成白白吧。」隨口而出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這麼說。
而聽到這話的小粉紅,更是露出驚喜的表情,像從前一樣,只是更用力的靠在我肩上,暖暖的,我又這樣睡著。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想小粉紅果真把我當成她口中的白白了,雖然我始終冷淡,也許是想證明自己和白白不一樣,也許是,害怕自己踏錯一步,就會跌入萬丈深淵。
  我知道小粉紅是喜歡我的,我知道,知道她的喜歡是粉紅色的,軟軟嫩嫩的,但她喜歡的是我的冷淡,還是那酷似白白的臉呢?又因為沒有見過白白,憑著種種疑問,仍然不敢卸下心房,一直到時間軸又拉到更遠的那天——

「我是牙齒,當然是白色的啊,而妳是牙齦,嗯,很健康的粉紅色。」
  一陣低語把我吵醒,那聲音不是習慣的軟軟嫩嫩粉紅色聲音,而是一個陌生而低沉的嗓音。
  我立刻睜眼,只見原本和小粉紅靠的緊密的身軀,冒出了白色的,那個。
  「原來我叫做牙齦啊,你真聰明!」小粉紅輕笑,又接著說:「好吧,既然你是白色的,我決定就叫你白白了!」
  「我是智齒,智慧的牙齒,當然聰明啊。而且,我才不要疊字,幼稚死了…,好吧,寬宏大量就允許妳叫我阿白了。」
  「阿白!」小粉紅原本微彎的嘴角勾成我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
  「金金,跟你介紹喔!這是我剛剛認識的,他叫阿白,是牙齒。欸對了?金金你也是牙齒嗎?」
  「不知道。」
  「哼,我才不要認識那種低等的東西呢,他根本就不是牙齒,還硬要留在這,擠死了。」
  「喂,怎麼一見面就吵架啦,阿白你說的又是什麼意思啊?」
  「就是指,妳叫的金……。」
  我閉上雙眼,避免自己聽到任何話語,但阿白他緊緊靠著的我和小粉紅的,的確是太擠了,隱隱作痛。
  日子又一天一天的過去,但這次是少了粉紅色的日子。
  阿白和小粉紅越靠越近、越靠越近。隨著阿白越長越高,小粉紅使盡全力的擁抱阿白,隨著阿白越長越高,我的世界也沒有小粉紅了。
  真的很痛,所以我開始不說話,應該說也沒人能陪我說話。
  現在,只剩下阿白不斷的擠壓,還有不再喜歡我的小粉紅。
  我感到慚愧、覺得自己卑賤,因為自己不是白色的,再回憶裡卻利用自己和白白相似極的外型吸引小粉紅注意,而現在更像的阿白出現了,理所當然,也不需要我了……。
  正沉浸在悲傷之中,突然聽見了細細柔柔的悲泣聲,我望向聲音方向,只見小粉紅…她是小粉紅嗎?許久不見,原本軟軟嫩嫩的粉紅色,只剩一片淒厲的紅。
  「嗚…白……不見……。」
  「妳說什麼,說清楚一點。」
  「阿白不見了!」
  欸?阿白?我這才想到,能看見小粉紅,正是因為壓迫著我們之間的阿白消失了,不過他到底去哪裡了?
  「阿白消失了,和白白一樣消失了!明明阿白沒有抱著糖果睡著啊,為什麼…,所以下一次你也會消失吧?金金?是嗎?」
  「我,一直都會在的。」
  …
  「金金,你長的和白白、阿白真的好像喔,我現在才發現。雖然個性完全不一樣,但是你又回來陪我,我真的好開心好開心!」
  小粉紅又恢復成以前軟軟嫩嫩粉粉的樣子了。
  但這次我只是笑笑的,什麼也沒說。


作品說明
  盲目地、人們常忽略了真正關心自己的人。
  或許愛情的第三者就像長智齒,牙齦疼牙齒痛牙齒疼牙齦痛,終究有一方承受不住時間空間心靈的壓迫感而離開,最後留下的是堅定的那個,和那個,被喜歡著以至於沒有任何錯的那個。
作者小檔案 游佳真 (22歲)
就讀學校:
宜蘭高中
發聲動機:
找不到長智齒年紀會需要金牙的理由(反正愛情本就荒謬),只是覺得,長智齒,好痛。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