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組

劉家墓/ 林典穩

劉家墓

一頭夜梟靜靜立在枝頭,如今已入了秋,樹上枝葉稀疏,尚存的葉子,也在一陣陣夾著涼意的風中離枝而去。
此時除了草木搖動的簌簌聲,再無其他聲響,空中散著幾點稀微的星光,在這樣寂靜單調的夜裡,與夜梟相伴的,也唯有這山頭上一座座破敗的墓。
倏忽之間,夜梟原本半闔著的雙眼徒然睜開,雙翅幾個撲棱之間便帶著身子騰空而起,旋即被如墨的夜色隱沒。
接著,離樹旁最近的墓碑開始了輕微的晃動,常年累積的灰塵不斷抖落,而後碑上飄起了一縷白煙,那白煙在風中打了幾個滾,便化作了個約莫三十來歲的男子,一派壽衣行頭,瞧著甚是詭異,容貌還算清俊,只是面上沒有半分血色,眼皮子有氣無力地耷拉著,遠遠望去,像一套壽衣中立了個紙人似的。
只見他顫巍巍地走向旁邊的墓,那墓是今天剛葬的,所以墓碑顯得很新,男子看了看墓碑上刻的字,先他走幾步上前去,朝墓碑前的地敲了敲,輕聲道「白丫,白丫,快出來。」
仿佛是在回應他的話語,那墓碑也晃動了起來,同樣是一縷白煙,化成了一個五旬婦人,同樣是壽衣行頭,齊耳的半白短髮,面上皺紋并不多,兼之一雙眸子格外清冽,反而比那男子顯得精神些。
老婦滿面茫然, 接著驚疑不定地打量著男子,「你……你是……」老婦瞪大了眼睛,極度的驚駭自她心頭躥升而起,隨後蔓延到了她臉上的每一處。
男子上前到老婦面前,激動道「白丫!我是錦哥啊!」
老婦難以置信地望著他,半晌方艱難擠出一句:「錦哥!你……」
「白丫,咱們已經死了。」
老婦打量起了四周,一座座老舊的墓在連綿的矮丘上立著,在夜色中如鬼魅飄搖,風已稍微平息,平地上連棟透天厝也見不到有燈光透出窗外,縱然夜幕深沉,她仍分辨得出哪一塊是田,哪一頭是房。
「這山頭是塊寶地,祖先庇佑,葬進這裡的族人都能當上一遭鬼神仙!」男子說「白丫,怎麼這些年劉家都沒人葬進來?」
老婦聽了這話,再看看四周的景物,早已信了七八分, 又見男子相問,不由泣聲道「劉家?哪裡還有劉家!」老婦悲從中來,兩行淚水不自覺流下,滴落在土上,任由那土壤緩緩吸吮著她的眼淚。
「你還在的時候,族裡的關係就遠了,你去的那會兒,我瞧著好些人都沒回來,大夥裡頭有本事的在省城落了根,本事差些的都到了縣裡跟鎮上做工,還有的偷渡去了台灣,咱們村裡過年的時候,常常都是一家兩老對著一桌菜。我家那口子走的早,又沒有一兒半女,我就回村裡開了家雜貨鋪,我冷眼看著回來的人一年比一年少,那些人,早把城裡當成他們的老家了!村裡的族人越來越少,外地人一個個搬進來,日子一年一年過,村子裡的人早就有大半我不認識,劉錦!這就是現在的劉家村!」
劉錦沉默了好一陣子,才指著那些別墅,顫聲道「那不是咱們大夥發達了以後蓋來享福的麼?」
老婦眼角尚銜著淚,冷笑道「哪來的那福氣?那是把不要的地賣了給外地有錢人家蓋的。」
緊接著又是一陣沉默,劉錦望向平地,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只是身體微微顫抖著,兩人一時無話,只餘四周的風冷冷吹拂著他們。
「我記得你的名字是特地請了鎮上小學的老師取的,皙,好聽又有學問,加上你生得白,大夥就叫你白丫。」劉錦先打破了沉默。
劉皙,這就是老婦的名字了。
「記得有一次,你半個月都不和我說話,咱們兩家是鄰居,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那光景可怪極了,後來才知道你是嫉妒我有個好名字,結果還是大剛聰明,去請老師編了套說辭,把你這名字夸得跟活神仙一樣,你才又跟我說起話了。」劉皙平復了情緒後,也憶起了那些陳年往事。
「咱們活著是鄰居,想不到死了還是鄰居。」劉錦露出一抹幽幽的笑,繼而又問,「大剛後來怎麼了?他腦子那麼好使,肯定有出息。」
「他去省城做了幹部,沒幾年被人整得去吃了牢飯,在那裡頭病死了,他嚥氣前還說要葬回來,但族裡其他人怕被牽連,不準他葬回來,大剛嫂子跟大夥鬧了一頓後也不回來了,一個寡婦帶著孩子在省城過日子,肯定很難熬。」
劉錦正想说什么,却忽然定定地看著劉皙,仿佛想起了什麼,臉色萬分怪異,「白丫!你可知道咱們在這族墓當鬼神仙是為了什麼?」
劉皙被他忽然說得雲裡霧裡,搖了搖頭。
劉錦一把抓住劉皙的肩頭,抖著聲道「祖先讓我們當鬼神仙,是為了讓我們庇佑族人,這是我來這兒後聽豐叔說的,就是那時候落水溺死的豐叔!他說……咱們族墓裡的鬼神仙越多,劉家得到咱們庇佑,運勢就越旺,難怪……難怪……」
「那豐叔……」
「這兒的鬼神仙只能做十年,十年一過就要進地府投胎,我是見著這二十年來都沒人,強吊著一口氣留在這兒,如今你來了,我這口氣散了,也能安心走了。」
話音剛落,劉錦的面色便漸漸紅潤了起來,身子竟真如輕煙一般隨著冷冽的風飄曳著。
「錦哥……」劉皙下意識上前抓住劉錦,卻發現已經摸不到他的身體,劉錦的身體漸漸淡去,最終化為了一縷白煙,在風中打滾著飄向了遠方。
劉皙怔怔地看著,忽然雙腳一陣癱軟,身子半倒在地上,仿佛方才的一切只是一場夢,她只是在雜貨鋪中打了個盹兒而已。
天邊遠遠一彎月亮,從這裡看過去,那月牙的尾巴仿佛鉤在了枯枝上,劉皙癡癡地望了半晌,而後用嘶啞的聲音,輕輕唱起了兒時的歌謠……


作品說明
歲月化作墓碑上漫漶的痕跡,有人哭著將過去的時光埋葬,而有人將它挖出,並笑著對你說:「你看,它美麼?」

作者小檔案 林典穩 (24歲)
就讀學校:
國立師大附中
發聲動機:
有些人事物感覺離你很近,但已經漸漸遠去,我想寫的不只是一段故事,而是對人生的吶喊。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