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組

2892477/ 黃筱涵

阿白一號

阿白一號

這是第一個搬到隔壁的阿白,我們很快熟悉,我差點就按了電鈴,但後來還是算了,我們太常吵架了
阿白二號

阿白二號

這是第二個搬到隔壁的阿白,所以我只好幫他們做個編號,我們相處得很愉快,可是有一天她跟我說她其實不叫阿白,我們從此就再也沒有交談了
阿白三號

阿白三號

這是第三個搬到隔壁的阿白,我們原本不怎麼聊得來,可是後來他從門縫塞了一個耳機給我,叫我聽聽看他的聲音,我就迷上了
阿白四號

阿白四號

這是第四個搬到隔壁的阿白,我很喜歡跟她聊天,過了一陣子,她問我要不要跟她隔壁的阿白一起聊天,我說太遠了我聽不到,後來就這樣了
阿白五號

阿白五號

這是第五個搬到隔壁的阿白,我很愛她,可是她按了我的電鈴,我卻害怕把門打開,所以我說再等等,我們還是很愉快,只是我們都避而不談按電鈴這件事
作者小檔案 黃筱涵 (24歲)
就讀學校:
國立成功大學
發聲動機:
不知道按下電鈴後會遇見什麼樣的人,因為我只是看著那顆凸起的圓,並覆蓋上可能第幾千幾萬層的指紋。一遍又一遍重覆著的。我總是這樣的,跟身旁的人親密,卻有著突破不了的陌生,想關心卻又害怕像在刺探,終究只是靜靜地留下點甚麼,像是指紋,溫柔又看不見的。不知道打開門後會看見怎樣的彼此,我們總是這樣的,隔著一道門了解著。所以在門的另一邊應該也有一顆圓圓的電鈴,上面包著阿白大拇指的指紋,因為阿白習慣用整個指腹包覆著圓。十一點了,我想著:隔壁的阿白應該差不多睡了吧。 我覺得我們都住在一個電鈴的空間裡,誰也不能保證按下隔壁的電鈴後看見的是不是自己想像的,有人按下電鈴後會進去坐坐,然後離開,有人會住進去,有人按完會惡作劇跑走,但大多數的人,就是覆蓋上那可能第幾千幾萬層的指紋,然後繼續待在自己的電鈴內,當別人隔壁的阿白。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