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組

定位/ 王曼津

DELICIOUS SO WHAT?

DELICIOUS SO WHAT?

她,0319-1床,
肥胖,臃腫,臉上是深色的痘疤與新冒泡的青春痘,
桌上貼著昨天逛百貨公司拿到的傳單,
和一張自己電腦隨便抓的期望中女人該有的青春的肉體。

她凝視,希望睜開眼,自己就會成為傳單中那個臉孔姣好體態優美的模特兒,

但她忘了,若她的心還是跟現在狹窄醜陋,
那麼BE DELICIOUS SO WHAT?

致: 全世界成千上萬個跟她一樣的少女
THE TEAR 撕痕

THE TEAR 撕痕

她望了,或說,她忘了。

另外那個她第一次鼻息從頸部的喘息,那個仲夏夜的夢,
那個大學第一次的碰面。

照片她已經貼了四年,整整四年的光陰,
還沒辦法忘記。

忘記事後隔天她牽著一個男孩假裝前晚甚麼都沒發生,忘記她的燦笑,忘記她不愛自己。
她一直想著若身體不是女孩,她會愛上自己嗎?

直到,她想通了。
那個她愛的人,在乎的,不是自己,
是社會的期待,是家人的認同,是過去的價值觀。

狠心一撕,
照片的撕痕,
不再是她心裡的失衡,
但,卻是永遠的思恆。

致: 愛上不是同性戀的同性戀者們
衛生棉與刮鬍刀

衛生棉與刮鬍刀

衛生棉與刮鬍刀,架子上,擺好了。
男性賀爾蒙,灌入針管,她將針頭靠向皮膚,打好了。
心理建設,她做好了。
可惜家人,她失去了。




 致 :那些還未割除子宮的女變性者們,
 為,我們無法選擇的軀殼,在家人與肉體痛苦間持續努力。
助人食人吃人痴人

助人食人吃人痴人




無聲的夜晚,
期中考前一週,
他開始思索:
助人與食人的關係:
諮商師,一個助人者的工作,
或者是,一個食人的角色。
他們吃,病患的苦痛,病患的憂鬱,病患無底的躁,
病患的怨,病患的恨,病患的人生黑暗。
補充不了營養,只有飽滿的壓力。
四年後,他不知道自己,
在食人後,是不是也要被食。


致:辛苦吃人的痴人者們,
你們無私的奉獻,才讓這條助人食物鏈能夠延續下去。
位置

位置

這棟宿舍,
房間一個個,
塞著一個個不同的人,
隔壁,住著誰,
對面,有著誰,
心裡,卻沒有定位。

這顆地球,
區域一塊塊,
擠著上百億個不同種族的人,
隔壁,陌生人。
對面,陌生人。
前後左右,陌生人。


資訊數位科技,到底是拉遠還是拉近彼此的距離?
會不會到最後,隔壁,是最近卻最遙遠的距離。

致 : 那些和我同時代在洪流中溺水的人們
作者小檔案 王曼津 (24歲)
就讀學校:
台中教育大學
發聲動機:
隔壁,位置的相對關係, 時代洪流中我們要如何定位自己的位置? 不管是性別認同、工作取向、世俗觀念, 都牽引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每個人都在尋找自己的位置, 都在自己的空間看著未來的擬圖和過去的縮影。 我想發聲, 為那些和我一樣正在定位自己人生的青少年們, 為一群前後左右東南西北還搞不清楚狀況,在人生地圖迷失的人們。 -----隔壁,一個模糊卻又如此清晰的方位。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