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組

我,在這裡,靜靜的看到最後了/ 吳祐豪

鬆口氣

鬆口氣

這樣的生活總是讓人感到疲憊。
玩遊戲

玩遊戲

我們主要的互動來自於它。
親密

親密

這是最近的距離也是最遙遠的。
離去

離去

只留下積滿考卷的座位。
拚指考

拚指考

大家是否都考上自己理想的學校呢?
結束

結束

向過往的種種說聲再見。
作者小檔案 吳祐豪 (25歲)
就讀學校:
世新大學
發聲動機:
我一直看著你們。 申請入學放榜後,有上榜的同學紛紛請了長假,常有人問我這個該請假的人怎麼不請長假呢?「反正我待在家裡也不知道要做甚麼。」,我一直用這句話來敷衍這個問題,而我其實有很認真的想過我要不要請長假。 再過不了多久就要離開這間待了快一年的教室,與相處了兩年的同學們分別,離開待了三年的學校。雖稱不上非常的喜歡,也不至於非常的討厭,但時間久了總會對他們產生了一種熟悉感、感到依依不捨,我希望能利用這剩下不多的時間,去好好的看著他們。這是我沒請假的理由,可是我一直沒對任何人說出口。 「人生最大的悲傷,是沒有說再見,而攝影是學會說再見。」,雖然還有好多想說的話還沒對他們說,不過我想我已經好好的向他們說了再見,就留著下次見面再說吧!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