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組

Nightmare/ 劉家瑞

序幕之火 在偷寐的時刻 悄然燃起

序幕之火 在偷寐的時刻 悄然燃起

空幽的黑冥之中,我們所不知道的地方,一盞火光悄然燃起。代表著惡夢的某股力量,正有意識的被操弄著。宴會的序幕就此揭開。
惡夢使者 於屋簷上 佇立

惡夢使者 於屋簷上 佇立

夢魘之神的信使——惡夢使者,從空間之中無聲無息地出現。全身披戴著斗篷,兀自佇立於高處屋簷上。祂的任務是將惡夢的能量帶來,目的是使在周圍睡覺的孩子們做惡夢。
受邀者 在森林的入口 正前往赴宴

受邀者 在森林的入口 正前往赴宴

沒有懷疑過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只在心裡聽到一道明確的指示:「你受到邀請。」發現時便已出現在這裡。
四周草地上長著稀落的樹,樹上有著即將乾涸的果實。那裡,好像有著什麼牌子? 而且這裡好暗好暗。可以看見前方更是一片無比茂密且更加陰暗的森林。但是,我知道我會往前走。

不知不覺,夢者已進入了森林。
通道 在凝鏡池面 展開

通道 在凝鏡池面 展開

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發現時已來到一處稍微明亮了點的地方。再往前走,穿過幾棵樣貌典雅的小樹,來到一片鋪滿小石子的地方。在中間還有個小池子,池水不深也很平靜、但是色澤很特別。不知從何而來的光線,隱隱漫佈,使池子帶有一種鏡子般的質感。池裡有著美麗的魚兒,卻像是凝結般一動也不動,底部的小石頭整齊地排列著。整座池水像是失去了靈魂的挹注,也像是被奪走了時間,這美麗的樣貌究竟保留了多久呢?

好奇心驅使著夢者湊身瞧瞧。始終寧靜的水面,微微泛起些許漣漪。「一直呼喚著我的,是你嗎?」夢者聽到了,或者感覺到了這個聲音。靠近岸旁的地方,漣漪越來越大,一圈一圈地,通道的樣子逐漸成形。但是,水裡的魚兒仍舊沒有動靜。

通道散發著萬有的吸引力,正對著夢者開啟。
命運的單擺 懸吊於傾斜的世界 逕自盪著恐懼的弧線,一遍,又一遍地

命運的單擺 懸吊於傾斜的世界 逕自盪著恐懼的弧線,一遍,又一遍地

鐵灰色、熟悉、陌生、傾斜、不合邏輯、反轉、顛倒、阻擋、......。先前的期待,突如其來的完全落空。面對這個再熟悉不過的陌生世界,我們的家人都跑哪兒? 找妹妹討論吧。妹妹呢,媽媽說我沒有妹妹? 為什麼我會躺在嬰兒床上,房間怎麼變成三角形的? 我好混亂。什麼時候又在街上大跑了? 毫無疲倦感、毫無盡頭的純白道路、毫無邏輯的我。有個老伯伯在路旁,他怎麼都不講話,眼神專注但毫無靈魂,我被老伯伯擋在他家裡了,我出不來,後方傳來了爸爸叫我吃飯的聲音,回過頭來發現身在表哥家的客廳,門口被駛近的火車的燈給照亮,有個小女孩要被撞到了,是妹妹! 我——?


夢者,夢著不知何時才能到盡頭的夢,片段且毫無邏輯的構成,它進行著非線性的時間軸。「為什麼,」夢者的內心:「不管盡了多大的努力,逃到了多遠的地方,尋求了多少的幫忙,最終還是會回到這裡?」夢者的恐懼已臨崩潰邊緣,但是出口並不存在。脫離的方式,唯有潰堤。

Fate or Fake.
天真可愛的小朋友 在午後懶洋洋的房間裡 平靜地睡著

天真可愛的小朋友 在午後懶洋洋的房間裡 平靜地睡著

晌午邊,輕擺的窗簾 微透著些許和煦的陽光
灑落在熟睡的孩兒身上。
室內盈溢著使人放鬆的氛圍,外頭偶爾傳來夏蟬的鳴叫。
靜靜看著孩子平靜的睡容,令人心滿意足地羨慕著:

「他現在一定正做著美夢吧。」

...誰來救救我啊
作者小檔案 劉家瑞 (24歲)
就讀學校:
台南市立大灣高級中學
發聲動機:
小時候,我和許多人一樣,是個時常被惡夢嚇哭的孩子。 每每夜半,得在爸媽不斷地安撫下,才能壓抑著尚存的恐懼和淚水努力睡著。 還記得當時,每天上床睡覺,關了燈,躺下枕頭告訴自己的第一句話都會是:「我今天絕對不要做惡夢!」如此在心裡默念了幾遍,臉上不自覺帶著笑容,便感到放心地睡去。 結果隔天又是在極大的恐懼中醒來。 那是一種心靈被極為隔絕的不安全感。縱使知道身邊躺著最依賴的爸爸媽媽,心裡也曉得他們對自己的關心。然而那種恐懼並不會就此減少。對一個剛上小學的孩子來說,那股發自內心不斷湧出的恐懼感讓內心無法承受,讓人好想要逃,可是卻無處可逃。 好幾年了,最近又重新體會到當初的那種恐懼。在夢裡,我無能為力。 深知惡夢帶給人的恐懼。於是想藉由自己重新愛上攝影的這半年多來,每天在校園四處散心、觀察、與體會之下所拍下的種種照片,拼湊出我心目中對於「惡夢」的描繪。並且祝福人們面對惡夢時,能夠不再害怕,培養自己勇敢的心靈,找出方法打倒心中的恐懼。它是一個小小的故事:描述的是在一個我們所無法掌握的空間中,掌管惡夢的神祇燃起了序幕之焰,邀請進入夢鄉後迷途的孩子們。透過孩兒看似睡得平靜的外表,來反襯內心正被迫承受著的巨大恐懼,也帶出了惡夢這種令人感覺怪異的不舒服。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