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組

Before I Died/ 鄭家如

溺

少女,書房,蜷曲。
課業沉重的壓力毫不客氣的砸向她瘦弱的身軀,啊,能不能就這樣溺斃在書海中?
跌

少女,跑道,摔倒。
這究竟是第幾次了,在終點前力不從心的跌倒。能不能就這樣算了,我已經沒有再度站起來的力氣了......
來吧

來吧

來吧,即將靠站的火車,飛速前進的你肯定不會在乎站在這裡個渺小的我的,我想閉上雙眼,好好享受那即將到來的解脫。
跳吧

跳吧

跳吧,只要一剎那,我就可以享有寧靜的永遠,一切只需要再往前一點,我就可以徜徉在風的懷抱中化為砂礫離去。
吃吧

吃吧

吃吧,也不過就幾顆藥丸罷了,若嘴裡短暫的苦澀可以將長久的疲累掃除,這麼一點點的犧牲又算的了什麼呢?
溫暖

溫暖

想死的決心,竟然在柔和的月光下,被一隻同樣悽慘的流浪狗,緩緩地撫平了。我們一語不發的對視彼此,在牠明亮的雙眼中,我看見自己懦弱的倒影。至少,至少啊,還有你。
作者小檔案 鄭家如 (22歲)
就讀學校:
聖功女中高中部
發聲動機:
現在新一代的年輕人,每天生活在龐大的課業壓力、同儕壓力、家庭壓力之下,被壓的喘不過氣;彷彿無論自己付出再多的血汗,最後換來的總是數不盡的傷口。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少人就開始自暴自棄--蹺課、喝酒、抽菸……他們為的是什麼?其實只不過是為了尋找一個能填補心上空洞的替代品。而最差的,就是選擇自殺。自殺說穿了,就是自我逃避、自我放棄,對於繼續生存下去失去了勇氣。但是走上了這條路,就永遠沒有再回來的希望了,這樣輕率的結束自己的生命,有任何意義嗎?生命中難道真得沒有其他值得留戀的事嗎?你解脫了,離開了那個厭惡的軀殼,但是你的心靈將永遠得不到真正的釋放,我們當初是經歷多少努力才好不容易的平安成長,是什麼理由使你如今卻必須帶著痛苦離開?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