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組

夢痕葉俊成

紀念

紀念

從那天起,我把你旋進我的夢裡,你說你聞的到野芳幽香,我說我在你身上看見永恆的形狀。
吸引

吸引

就算知道來日還在更遠的地方,這一刻我已為你神魂顛倒,無所顧忌的在上頭與你相望。
吃醋

吃醋

你錯把我痛苦的神情看做乞討,卻沒能辨識出那是我滋養許久的世界,徹底的崩塌;飄泊在不諒解裡,與你共築的一切在憤懣裡傾軋。
錯過

錯過

一起走過終點的那一刻,我和你都錯過了;儘管錯過如風如遠去的一抹鮮紅,我從沒淡忘你的味道。
思念

思念

「復原不比斷裂疼痛」,走上和偌大回憶對抗的長路,我啜飲記憶的酸澀。
如果有恨,那是憎恨過去來不及腐爛完全,仍留下無邊幸福的陰影。
等待

等待

那些穿過你我而支離的風把窗外吹得紊亂,回到與你並肩的邊緣我夢見千百個過去,歸屬於你的那些把我截得更碎,我還在這等呢,等你說出未了的心願。

作者小檔案 葉俊成 (18歲)

就讀學校:
建國中學
發聲動機:
「在故事的最一開始,我們都以為自己是對方人生中最不能失去的唯一。」 每一段愛情都是兩個人共築世界的經歷,從曖昧到牽起對方的手,從甜蜜到對著自己說一切不過是太晚發現的殘忍誤會。在把愛情作為自己鎮日恭奉的信仰之前,我們在一段關係裡和對方一起度過最歡欣的片刻,而那些笑靨那些韶光是那麼短暫而難以緊握;失去彼此之後,心防潰提的那塊或在不舍晝夜的時間流過後填滿,或在下一段感情的呵護下再構築,或鎮日守著再也不復返的那個身影活在思念裡難堪。 「如果可以,我想把你寫進我的故事裡」儘管愛情的殘酷與刻骨每天在多少地方上演,儘管那些眼淚為多少冤屈而幾近流乾,我們仍在此刻抱持著傻勁,渴望把對方寫進自己的回憶裡,甚至期望這故事能永遠不要寫完。在那個夏天談了人生的第一場戀愛,為一個人所吸引、為一個人等待,卻在下一個夏天靠近以前的夜晚互道了最後一聲晚安。把兩人走在一起的影子剪下風乾,夾進日記收進書櫃永遠不再碰的那一塊。好久以後的今天坐在書房窗邊,熟悉的風不知被誰摻入了回憶的味,吸了一口,腦海閃過幾瞬畫面,而眼前的一切彷彿又回到從前...... 故事的結尾或許已不再重要,至少我學會怎麼為一個人付出我的全世界。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